孟二冬:燃燒生命之火 點亮希望之燈

                    新疆石河子大學校園的一處草坪上,靜靜矗立著一座雕像。年輕學子走過時,總會放緩腳步,投以崇敬的目光。這是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北京大學優秀援疆教師孟二冬教授的雕像。

                    校園里的蘋果樹繁花盛開,學生們誦讀樹下,廣播里漢語和維吾爾族語交替播報著新聞,一切寧靜又充滿活力。生前最牽掛這片土地、這方校園的孟二冬,已離開10年。

                    5df69828ce7645238929a5fd637b5f8f.jpg

                    孟二冬

                    如今,在這所邊疆大學,師生們仍在深深懷念這位育人治學直至生命最后一刻的質樸師者?!懊侠蠋熥屛铱吹搅耸裁床攀钦嬲膸熣唢L范,這讓我終身受益?!泵隙膶W生、已成為石河子大學中文系教師的吳新鋒這樣評價自己的恩師。

                    1957年,孟二冬出生于安徽蚌埠,1991年考入北京大學攻讀博士,畢業后留在北大中文系任教。

                    此后十多年,他埋頭于塵封的古籍,孜孜求真,潛心研究。先后撰寫了《中國詩學通論》《中唐詩歌之開拓與新變》等多部論著。尤其歷時7年艱苦研究,完成的具有重要史料價值的《〈登科記考〉補正》,得到了文學界和史學界的高度評價。

                    2004年3月,為支援新疆高等教育事業的發展,孟二冬主動要求到新疆石河子大學支教。

                    中文系2002級學生張瑜記得,那一天,《唐代文學》第一課,一位身材高大、衣著整潔的老師走到講臺:“同學們好,我是北大的孟二冬,現在開始上課”。

                    旁征博引,文采飛揚,雋永的豎行板書,中氣十足的嗓音……浩瀚古代文學的大門就這樣為邊疆的學子緩緩打開。那堂課,大家做了厚厚一沓筆記,有的“甩著胳膊直喊手酸”。

                    學生們發現,在孟老師的課堂上,不僅能感受唐代文學的恢宏氣象,還能窺探做學問的方法。比如,在講“初唐四杰”的排名次序時,老師從講述最初的排名方法和理由,擴展到多年來幾次排名的變更,再到目前學術界的研究狀況?!翱偸悄苡梢粋€點入手,連成知識線,最后擴展到面?!?/p>

                    123.jpg

                    孟二冬與袁行霈先生在一起

                    孟二冬告訴學生,“要多讀書,相信書,但不要盡信書”。他讓學生們為教材“找錯兒”,對書中每一首詩、每一句話都仔細查對。在石河子大學,除了為中文系2002級100多名學生授課外,孟二冬還為中文系教師教授《唐代科考》選修課。

                    年輕教師張凡最喜歡去“蹭聽”孟老師的課。在他的印象中,孟老師“學問好、課講得好、心態好”。

                    然而,沒過多久,孟二冬就出現了嚴重的嗓子喑啞癥狀。在醫生開出“噤聲”的醫囑后,他仍以驚人的毅力,忍受巨大的痛苦,堅持為師生授課。

                    后來,“咳嗽得厲害,臉憋得通紅”“幾乎是用氣流在講課”。大家實在不忍心,請求老師不要再上課。孟二冬卻依然倔強,“我還可以講”。

                    “病得嚴重時邊咳血邊給我們講,說不出來就寫在黑板上,很多課我們是含著眼淚上完的?!眳切落h說。

                    經醫院診斷,孟二冬罹患食管惡性腫瘤。人們這才知道,一個乒乓球大小的腫瘤正卡在他的食道里,氣道被擠得只剩下五分之一,隨時都有窒息死亡的可能。

                    但孟二冬放不下他的學生們。2004年4月26日,憔悴的他被攙扶著走上講臺,為學生們留下最后一課。

                    張瑜永遠忘不了,那天,老師用細微的聲音將晚唐詩詞逐一梳理,“每講一句都十分困難,額頭上的汗珠一滴滴往下淌”。大家哭著求他不要再講,他卻笑說“沒關系”。

                    “沒給大家畫上一個完滿的句號,很抱歉?!闭n后,孟二冬向學生鞠了一躬,艱難地說?!白鰧W問要耐得住寂寞,大家要多看些書,都會比我強?!彼D身在黑板上寫下那句經常對學生說的話:“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著一字空”。

                    臺下,學生們的淚水早已流成河,凝望著老師的背影,不舍離開。

                    333.jpg

                    正在練習書法的孟二冬

                    回北京住院,病痛折磨中,他堅持指導研究生,學生們絡繹不絕拿著論文到病床前匯報,“這是他最快樂的時候”。

                    但他最惦記的,還是遠在邊疆的學生。新疆學習資料緊缺,孟二冬自己掏錢買了全套的《全唐文》《十三經注疏》《文苑英華》等書籍,托人帶去。學生們也惦記著老師,他們募集了近3000元寄到北京,希望能為老師盡份心意,但孟二冬卻叫妻子用這錢刻錄了200多張古籍文獻光盤帶去新疆,還籌劃讓自己的博士生到石河子大學繼續上課。

                    2006年4月22日,49歲的孟二冬因醫治無效,永遠離開了他摯愛的講臺和學生。他被授予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模范教師等稱號,被追授為全國優秀共產黨員。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涓涓細流,最終換來山花爛漫。如今,孟二冬的60多名新疆學生已成長為人民教師,其中45人留疆執教。而一批批燕園師生,多年來也在接力著火炬,志愿到新疆、西藏、青海、內蒙古、云南等西部省份支教。

                    “孟老師用生命之火給了我們溫暖和愛,讓我們感受到教師職業的神圣與偉大。在祖國的邊疆,我們將接過這火炬,在三尺講臺上繼續傳遞愛與希望!”學生們說。

                    天山腳下,未名湖畔,孟二冬的話言猶在耳:“我喜歡教師這個職業,能為這個職業奮斗終生是我的榮耀,我愿跟我的學生們一起擁抱美麗的春天?!?/p>

                    本文刊載于《人民日報》2016年6月28日 第10版,原標題為“師者孟二冬:燃燒生命之火,點亮希望之燈”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

                    乐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