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生芳:用忠誠熱血詮釋使命擔當

                    個人簡介:柴生芳,男,漢族,中共黨員。1990年7月畢業于北京大學考古系考古專業,1997年5月至2002年10月,赴日本國立神戶大學留學,獲文學博士學位。1990年7月參加工作后,相繼在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省委辦公廳調研處、隴西縣政府、安定區政府、臨洮縣政府工作,歷任副縣長、副區長、縣長。2014年8月15日凌晨,柴生芳因長期超負荷工作,勞累過度,誘發心源性猝死,年僅45歲。他生前是甘肅省臨洮縣第一位博士縣長,是一個用忠誠、熱血、勤勞、實干詮釋著使命擔當、知行合一的好干部,曾獲定西市“優秀共產黨員”、甘肅省“優秀共產黨員”、中宣部“時代楷?!?、中組部“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等榮譽稱號。

                    “和平時一樣忙碌,也和平時一樣精神?!被貞浧?月23日本報文章《過早斷裂的脊梁》主人公柴生芳的離世之日,甘肅臨洮縣委辦公室主任張鵬記憶猶新。

                    誰也不曾想到,這會是這位博士縣長生命中的最后一個工作日。在他的工作日記中,當天的記錄寫了整整五頁,卻并未寫完。

                    “他習慣當日事當日畢,處理完一天的工作都會及時記錄下來。那天半夜才散會,太累了?!睆堸i黯然。

                    0239ec051d074f27b4da7d6c74d1c59b.png

                    柴生芳生前照。 臨洮縣委宣傳部供圖

                    處理8項工作,持續忙碌17.5個小時,僅最后一項常務會便持續6小時,集中商討22大項53小項政府事務——這是人們事后為柴生芳的最后一天所做的統計。

                    究竟是怎樣的忙碌,讓這位好縣長心力交瘁、長眠不醒?通過眾多當事人的口述,我們還原了這不同尋常的一天——

                    8月14日,走出電梯,臨洮縣政府辦公室主任龍小林掃了一眼417辦公室。門已經打開了,微微敞著條縫兒。他下意識地看看表:8時07分,距上班還有23分鐘。

                    “柴縣長總這么早?!彼止疽痪?,突然想起晚上要開的常務會,便從辦公室拿來會議議程,輕輕叩響了417房門。

                    柴生芳從桌上的文件堆里抬起頭來,和藹地笑。

                    “縣長,您看看常務會議程還要改嗎?”剛開口,水務局局長李學智便推門進來了。龍小林知道他專程趕來匯報工作,便退了出來,準備“等等再說”。

                    這一等,便是40多分鐘。李學智還沒走,其他部門的幾位同志便候在門口等著匯報。柴生芳緊鑼密鼓地處理著,其間,還抽空接待了兩位上訪群眾。

                    8時53分,柴生芳匆匆掩上房門,手拿著一塊饃饃邊吃邊走出大樓,上訪戶王惠珍本想找他再說說拆遷補償的事,看到他這么忙,沒忍心上前。柴生芳大步流星地趕去和縣委書記石琳會合,陪同一位省領導前去調研引洮工程。40多分鐘后,車停在了東峪溝引洮一期工程6號隧洞。

                    前些天連降大雨,工程有幾處不同程度的損毀,柴生芳一行選了兩處,仔細查看。

                    “柴縣長臉色挺沉重。他對水利部門負責人說,不管原因多復雜,我們不能干等。這附近還住著很多群眾,決不能影響安全,要克服困難,把能做的工作趕緊做起來,比如清淤?!彪S行的張鵬回憶。

                    調研持續到中午。12點剛過,車又向25公里開外的7號隧洞駛去。泥濘而崎嶇的“搓板路”,足足走了一個小時。

                    簡單的午餐過后,14時30分,一場關于引洮工程的座談會開始了。在當天的工作日記里,柴生芳用工整流暢的筆體記下會議要點,寫了四頁半?!凹訌姽芾?、落實責任、盡快發揮作用”,柴生芳一句句寫下思考,下決心“不講條件、不推責任、不拖時間”地督促整改。

                    16時02分,正在縣文化中心焦急等待的縣委常委、宣傳部長王在凱收到了張鵬的短信:“書記縣長剛結束會議,我們現在趕去?!?6時30分,剛下車的柴生芳疾步走上主席臺,主持“捐資助學表彰暨資助優秀貧困學生大會”。

                    宣讀表彰決定、為捐資助學先進集體與個人頒獎、受資助學生代表發言……會場上一派喜氣,張鵬注意到,柴生芳嚴肅了一天的臉上露出笑意,“情緒特別高”。而坐在臺下的龍小林卻捅了捅身旁同事:“柴縣長是不是感冒了?聲音有些啞啊?!敝飨_上的柴生芳,目光久久停留在受資助的學生們身上。在當天的工作日志里,這位當年的慶陽市高考狀元、北京大學學生記下這樣一句:“潘曉文,全縣理科狀元,考入北京大學?!边@也是他所有工作日志里的最后一句。

                    一個小時后,會議結束。走出會場的柴生芳匆匆鉆進車里,下一個目的地是縣城北大街。在這條縣城主干線上,道路改造工程正熱火朝天地進行著,來往車輛行人小心翼翼地穿梭繞行。柴生芳下車查看了幾處管線、路段,臉色又凝重起來了。他對身側的張鵬感慨:“道路改造是好事,可的確給老百姓造成了不便啊。工期本來就長,一定要抓緊再抓緊,確保按時通車!”

                    再次坐進車里,柴生芳倦意明顯??纯幢?,離既定的公務接待還有半小時左右。

                    “回辦公室歇一會兒吧?跑一天啦!”龍小林勸他?!安焕?。咱再去看幾條路吧。去年以來縣里開始集中供熱,好多道路挖開埋管線,路面破損厲害,群眾意見大啊?!彼D頭對著司機朱凱:“不是有6條明年待建道路嗎?咱們一條條去看?!?/p>

                    東大街、南大街、公園路、新街……看著坑洼不平的柏油路面,柴生芳連連嘆氣:“路這么難走,老百姓沒怨氣才怪??h里財政再緊,這兩個多億也得投!一定得保證明年春節后動工,6月雨季來臨前徹底修好?!彼€立下宏愿:“這路修好,得爭取至少管10年,讓臨洮人安安心心地邁大步!”

                    18時30分,柴生芳坐在了飯桌上。不到40分鐘,他就招呼著龍小林離席趕往辦公樓三樓會議室。

                    夜色漸濃,這一天“最重頭”的工作卻剛剛開始。19時30分,柴生芳主持召開縣政府常務會議,待結束,已是第二天凌晨1時30分。

                    整整6個小時,柴生芳坐在位子上沒離開過一步。22大項、53小項政府事務,具體負責人逐一匯報,與會者集中討論,最后,他拍板決定。

                    柴生芳不愛開會,尤其厭惡冗長空洞的會議?!翱h政府常務會每月一次,每次最多兩三個小時?!边@一次,由于前段時間縣政府班子成員總無法湊齊,而建設規劃情況、土地出讓手續等諸多項目亟待定論,柴生芳只好把兩個月的常務會合并舉行。

                    縣商務局局長王建府記得,討論完他所負責的事項已經凌晨零時20分左右,不少干部露出困意,柴生芳卻仍顯得精神抖擻,還勸大家“再堅持一會兒”。

                    精準扶貧是柴生芳近年來主抓的一項重點工作,也是當晚常務會的重頭,僅討論通過《臨洮縣建立精準扶貧工作機制實施方案》《建立貧困村駐村幫扶工作隊的意見》兩份文件,就花了一個多小時。

                    “我們是第六項,從九點討論到十點多?!笨h扶貧辦主任常貴勤對這兩份文件信心很足,因為這背后有覆蓋全縣18個鄉鎮、323個行政村的大規模調研做支撐?!叭ツ?0月著手做方案,柴縣長堅決主張先調研,把家底摸清楚,后來形成了連文帶表140頁的調研報告?!?/p>

                    討論完后,柴生芳頗有感觸地做了解釋:為啥要這么搞,搞這么細?扶貧攻堅,以前的普惠制效率低下,等于“大水漫灌”;現在要變成“精準滴灌”,才能讓不同類型、不同需求的農民“吃飽、解渴”。只有抓住產業這個關鍵,“一村一業、一戶一策”,群眾才能真正致富。

                    會議結束,龍小林陪著柴生芳爬樓梯上四樓,看著他走進了辦公室隔壁的小屋。自從調到縣里,這里就成了柴生芳的家,雖然簡陋,柴生芳卻很滿意:“方便,省下時間看看書,多好?!?/p>

                    15日晨7時20分,龍小林和朱凱等在樓下。原定用完早餐便趕往辛店鎮開民主生活會,但一向守時的柴生芳卻沒有出現。7時40分,察覺不對的工作人員破門而入,眼前的一幕令所有人瞬間心碎:鋪著藍格子床單的單人床上,柴生芳側臥的身體已經冷硬。前一天的白襯衫、藍褲子、襪子還穿在身上,一條腿拖在地上,床頭忘關的臺燈發出無力的亮光。

                    “柴縣長!”哭喊和搖撼,已換不回一聲熟悉的應答。由于過度疲勞,患有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的柴生芳,在夜深人靜時孤單地離去了。

                    在生命的最后24小時,柴生芳“把每一分鐘都用在了工作上”。他沒有留下任何遺言,只帶走了對家鄉的愛,對臨洮發展的滿腹心愿。

                    原文標題為“柴生芳的最后24小時”,刊載于《光明日報》2014年8月28日 第1版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

                    乐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