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碧華:司法改革燃燈者

                    人物簡介:鄒碧華,漢族,江西奉新人,1967年1月出生,1984年考取北京大學,后在北大完成本碩博學業。1988年7月參加工作,1999年5月入黨。曾任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長、民二庭庭長、審判委員會委員,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2014年12月10日,鄒碧華同志在工作中突發心臟病,經搶救無效因公殉職,年僅47歲。由于在司法領域的突出貢獻和巨大的榜樣模范力量,在去世后被追授“全國模范法官”“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等稱號。

                    鄒碧華

                    2014年12月10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鄒碧華在赴徐匯區法院參加司法改革座談會途中突感不適,因搶救無效,生命定格在了47歲。

                    這一天晚上,微信朋友圈上,來自法官、律師、司法,甚至政法圈外的人都在傳播鄒碧華離世的消息,他們用這樣的方式默默緬懷著這個不平凡的生命。

                    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鄒碧華擔任法官22年,先后參與審理過社?;鹱匪靼?、房屋維修基金案等一系列大案要案,他依法公正審理每一起案件,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公平正義,守護好司法最后一道防線。他尊重保障律師權益,組織制定了《法官尊重律師十條意見》,推動律師訴訟服務平臺建設,受到律師界的廣泛好評。

                    擔任上海市高院副院長后,他在全國法院首創案件權重系數理論,親自設計多項審判管理評估指標,為進一步健全科學評估體系突破瓶頸。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對司法體制改革作出重大部署,上海法院是中央確定的首批試點單位之一。上海市高院黨組確定他為司法改革領導小組成員兼司法改革辦公室主任,他勇挑重擔、不畏困難,開創新的工作,為上海乃至全國的司法改革貢獻了自己的力量和智慧,鞠躬盡瘁,倒在了司法改革的征途中。

                    就在去世前一天,上海法院律師服務平臺上線運行,這一服務平臺包括查詢、提交、申請、建議、交互五大功能,涵蓋律師參與訴訟的各個專項流程。律師可在線申請立案,繳納訴訟費,完成立案所有流程。

                    鄒碧華畢業于北大法律系獲博士學位,作為高院副院長,他分管司法改革、網絡信息化等;他還是上海財經大學的兼職教授;經常有學校邀請他去講課。因為他學者型法官的才華和公正不阿的性格,有人寫文章評價說,“當法官當如鄒碧華”。

                    博士期間的鄒碧華與妻子和兒子在未名湖畔合影留念(圖源:《鄒碧華傳》)

                    鄒碧華的追悼會上,上海市高院院長崔亞東說,“法官當如鄒碧華”是各界人士對他的職業道德和職業品質的最佳注解。鄒碧華離世后,近萬人在網絡上獻花、點燭,超過十萬人參與留言討論?!叭紵粽哙u碧華”“學術與口碑皆好”“他以一個法官的身份贏得了整個法律圈的尊敬”等,已被大家稱為“鄒碧華現象”,如此哀榮,實屬罕見。

                    爭取每一分鐘工作學習

                    在鄒碧華的同事看來,他始終是一個具有創新精神的人。曾在長寧法院信訪辦工作的滕道榮還記得,2008年鄒碧華剛到長寧法院,就提出了一系列管理涉法信訪這一“老大難”問題的創新之舉。在鄒碧華的主持下,長寧區法院自主開發了信訪統計軟件,每天錄入相關信息,分類管理,鄒碧華每天登錄查看。滕道榮說:“他自己要做到工作心里有數,而不是聽匯報?!?/p>

                    在上海長寧法院擔任院長期間,鄒碧華堅持每天親自閱批群眾來信,曾在短短四個月內閱批各類群眾來信106封;他堅持每周四接待來訪群眾;堅持利用周末或下班時間上門看望老上訪戶,進行有針對性的化解工作。只要有時間,他就親自閱看卷宗、親自研判案情、親自主持制定化解方案、親自推進落實化解措施。

                    在一起上訪案件中,鄒碧華先后兩次接訪上訪人員劉某,從法律上對案件的審理和執行進行闡明,從政策上對其行為進行教育疏導,從人道上對其在四川家鄉因遭遇地震致生活困難表示關懷,最終使劉某心服口服、息訴罷訪。

                    2008年8月9日,鄒碧華冒著盛夏高溫到上訪人員章某家中下訪,從案件到人生,邊傾聽邊開導邊教育,一聊就是五個小時,直到下午兩點多鐘仍餓著肚子。正是這次上門下訪,打開了章某的心結,贏得了她對法院的信任。

                    2009年2月3日,時任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法院院長的鄒碧華在接待起訴當事人(來源:新華社)

                    即使工作再忙碌,鄒碧華也要留出時間來學習。在他當審判長時,開庭之前會先閱卷宗,對爭議焦點要有所預判,避免重復開庭。每天中午12時30分到1時30分,晚上6時30分到7時30分負責接待。這樣就有整個晚上的時間來讀書?!熬拖襦u院長說的,學習的時間一定能擠出來?!笔懈咴盒畔⑻幪庨L曹紅星還記得,有一次去北京開會,因大雨航班無法起飛,折騰了一天,所有人都在焦慮、抱怨,鄒碧華卻說:“正好利用這段時間來看看書?!?/p>

                    把當事人當成親人

                    鄒碧華在長寧法院時,經常走訪當事人。有一個當事人,孩子因為輸血感染艾滋病去世。大年三十的下午,鄒碧華就會叫上同事一起登門看望?!昂⒆幼吡?,我們都是你們的親人,有什么困難盡管說?!贝蛄藥啄杲坏?,當事人把他當作知心朋友。臨去高院工作,他還不忘關照同事:“這戶人家孩子沒了,要經常去關心?!?/p>

                    一年夏天,正是8月酷熱,鄒碧華去走訪一位上訪的當事人。40多度的高溫,上午9點半進去,下午兩點出來,在當事人家中水也不肯喝一口,幾個小時的勸導,終于讓當事人釋懷,案件成功化解。

                    鄒碧華在海事法院介紹上海法院信息化建設情況(來源:人民網)

                    鄒碧華常說,法官要找到一把既解“法結”又解“心結”的鑰匙。既要有對公正司法的執著追求,也要有尊重生命與人格、情法交融的人文情懷。

                    上海高院民事審判第一庭副庭長余冬愛記得,2002年,自己第一次主審的案件就是鄒碧華擔任審判長?!拔揖拖嘈拍隳苄?,不過對律師的人文關懷意識還需再強些!”庭后,鄒碧華說。今年8月見面時,鄒碧華還對他說:“要關心每一個同事,讓每個人都有進步,感受到溫暖!”

                    出生在江西奉新縣的一個小山村,從小和外婆一起在鄉下生活的經歷,讓鄒碧華格外關切他人悲喜。因為外婆是個啞人,鄒碧華比其他孩子開口要晚,也因此學會了讀懂別人無言的表達。一段手語、一個表情或者一個細微動作,他立即明了。多年法庭實務中,鄒碧華深知“法庭上的心理學”的重要性?!霸谒痉槊竦拇蟊尘爸?,將心理學方法科學地應用于整個司法過程中,法官對案件的處理將不再僅限于生搬硬套法律規則,漠視人性與世情,而是有針對性地對當事人進行心理疏導和法律釋明?!编u碧華說。

                    鄒碧華生前的最后一條朋友圈 (來源:澎湃網)

                    2014年12月14日,上千人從各地自發來到上海為鄒碧華送行,一位老人帶著10歲的孫子小銘前來淚別。5年前,身患白血病的小銘被親生父母狠心拋棄。爺爺奶奶無錢給孫子看病,來到長寧法院立案大廳,要以小銘的名義起訴他的親生父母,索要撫養費為小銘治病。

                    當時,還沒有未成年孩子告親生父母的案例,因此法院遲遲沒有立案。時任長寧區法院院長的鄒碧華得知后,帶著長寧法院少年庭法官們開了兩天的會,研究法條,決定立案。最終,小銘父親將名下房產劃歸小銘作為治病的醫藥費,小銘才堅強地活了下來。

                    “當年沒有鄒伯伯,我也活不到現在?!彼妥吡俗鹁吹泥u伯伯,小銘的眼淚不停地流下來。

                    (本文刊載于人民網,原標題為“一個法官的哀榮 追憶上海高院副院長鄒碧華”)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

                    乐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