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教學單項指標排名公布 北大世界第八 亞洲第一

                    2020年9月2日晚7點,泰晤士高等教育發布了2021年度世界大學排名。在教學單項指標排名上,北京大學以89.6分的成績排名世界第八位、亞洲第一位。

                    24659775621241b6ade7521ad0f7f6ca.png

                    新冠疫情暴發之后,迅速轉向在線教學對于那些已經花了十幾年甚至幾個世紀來磨練線下教學技術的大學來說并不理想。然而,隨著塵埃落定,許多大學準備迎接至少一部分學生回到校園,各機構現在有機會展望新冠后的世界。專家們認為,大學將無法像以前那樣完全恢復教學,但是從某些方向來說,這可能會變得更好。

                    最直接、最明顯的影響是,更多的教學將在線進行。這不僅是因為仍然存在許多封鎖措施,還因為大學已經能夠看到混合學習的好處。

                    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教育高級副校長格雷厄姆?維格(Graham Virgo)表示,他的大學正在計劃下一個學年,其中包括“錄制講座和盡可能多的面對面教學”。

                    image.png

                    劍橋大學教育高級副校長格雷厄姆?維格

                    圖片來源:Varsity

                    “但是很明顯,我們正在展望這意味著什么?!?他補充說:“我們的計劃重點是混合型學習?!?/span>

                    該大學的立場是,其學位將保留為寄宿制課程,但技術將發揮更大的作用。維格說,盡管技術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但“有一個信心問題,我們需要做很多事情來促進這一過程?!?/span>

                    他解釋說:“以前感覺有一種特定的教學方式,我們不需要走技術路線?,F在我們已經完成了它,實際上它運行得很好,因此這種混合教學方式將變得更加重要?!?/span>

                    “授課講座并沒有結束;它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但不是排他性角色。我們正在反思在后新冠世界中講座應該做的事情,以及我們如何改善講座體驗?!?/span>

                    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長期以來批評“粉筆與談話”教學方法的評論家卡爾?威曼(Carl Wieman)說:“樂觀的情況是,在線教學使好的與壞的教學方式之間的區別更加明顯”,并且因此,強制轉換為在線將“帶來更多對優秀教學實踐的認可、培訓和采用”。

                    image.png

                    斯坦福大學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卡爾?威曼

                    圖片來源:Yale-NUS 官網

                    他說:“研究表明,標準線下授課的效果非常低下,在線觀看這些課程時還有許多其他缺點。缺陷變得更加明顯?!?/span>

                    相反,如果教學是同步的,強有力的主動學習實踐(學生完成任務、獲得反饋并以小組形式討論話題)可以在網上很好地進行轉化。

                    但是,威曼警告說,有證據表明,大學教學策略的任何變化都可能是出于財務考慮而作出的,“一切都會基于以最少成本帶來最多的錢”。對于某些機構而言,這意味著更多的在線教學,但可能質量較低;他說,對于其他人來說,這意味著要出售“所有線下體驗”。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分管教育的原副校長、近來出任利茲大學校長的西蒙妮?布伊滕迪克(Simone Buitendijk)同意稱,抗疫封鎖已經表明,讓學生參加45分鐘的講座(無論是否有錄音)不一定是最好的學習方法。

                    image.png

                    利茲大學校長西蒙妮?布伊滕迪克

                    圖片來源:利茲大學官網

                    她說,向在線的轉變為大學提供了“做我們本來應該做的事情的絕好機會”,從而加快了向“高質量、混合型、國際化在線教學的轉變”步伐。

                    她預測,老式的講座將不得不升級,大學將轉向更多的循證學習。

                    布伊滕迪克說:“在3到5年內,如果我們做到這一點,我們將有一種截然不同的教學方式,包括更多的項目工作和共同創造的教學?!?/span>

                    “在線空間有無限的可能,而您無法在演講廳中做到。例如,現在我們可以真正創建一個國際教室。這對于我們在家學習的學生來說非常重要:世界在變化,他們需要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span>

                    布伊滕迪克說,與發展中國家更加緊密地合作,將非西方國家的觀點帶入課堂將意味著學生會遇到不同的問題和不同的解決方案,她還補充說教學也會變得更加跨學科。

                    維格表示同意。他說:“冠狀病毒向我們展示了對教育的孤立應對真的不再有效了??蒲薪鐚π鹿谝咔榈姆磻?,即將STEM與人文科學和社會科學相結合,創造了非常令人興奮的互動,這些互動將不可避免地過濾到課程建設和課程提綱設計中?!?/span>

                    他補充說,新冠病毒不可避免地將成為未來幾年教育討論的主題。例如,劍橋大學正在啟動一項基礎年課程,將冠狀病毒用作串聯學科之間不同類型討論的對象。

                    香港大學(University of Hong Kong)副校長伊恩·霍利迪(Ian Holliday)表示,持久的變化將是在校外合作的能力,這種現象通常與研究而非教學有關。

                    image.png

                    香港大學副校長伊恩·霍利迪

                    圖片來源:港大同學會書院Facebook

                    他說:“沒有哪所大學能如此全面地涵蓋所有學科的各個方面?!爆F在,大學可以通過在線教學與其他機構合作,并為學生提供從更廣泛的專業知識中受益的機會。

                    自從今年年初以來,在香港的政治抗議活動和該病毒的更早暴發后,香港大學就一直開展在線教學。

                    他說:“我們已經能夠看到一些學科在網上確實表現很好。以語言為例,通過視頻真正將注意力集中在說話者的嘴上這一點真的很有幫助?!?/span>

                    該大學還設立了專門的支持團隊,為遇到技術難題的人員提供服務,并招募了計算機科學專業的學生作為實習生,這為學生提供了有益的工作經驗,并使學術人員可以輕松地尋求幫助。

                    但是,霍利迪說,在轉向在線教學后,“有些事情丟失了”。例如,學生會錯過校園中偶然聚會的經歷。同時,評價作為評估授課與學習的重要組成部分也受到了影響,事實證明作弊是線上教學的一個問題。

                    但是,劍橋大學的維格說,冠狀病毒突出了如何改變評估技術。

                    “劍橋的評估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遵循傳統,以3個小時的筆試為中心。但由于大流行病,我們不得不做出重大改變,例如使用24小時帶回家的筆試?!?/span>

                    “盡管起初是匆忙完成的,但我從許多學者那里得知,他們不會再回到以前的做法了。同樣,這是關于信心的,但是學生們也歡迎采用不同的評估方式。我們仍在評估,但我們得到了一些積極的反饋?!?/span>

                    維格得出的結論是,很明顯教學、學習和評估“在將來看起來會非常不同”。(報道/Anna Mckie, 翻譯/張萬琪)

                    原文鏈接:后新冠時代的高等教育教學 (附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教學單項指標排名世界前50位高校)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

                    乐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