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勇:疫情后全球經濟走向分析

                    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造成全球經濟“停擺”。有研究指出,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將超過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甚至超過1929—1933年全球經濟“大蕭條”的影響。我認為,疫情后全球經濟的發展方向存在很大不確定性,而在不確定性之中又有不少確定性。要準確把握疫情后全球經濟大趨勢,必須仔細研究這些不確定性與確定性。

                    全球經濟未來方向具有不確定性??梢源_定的是,疫情過后全球政治、經濟將發生很大改變。但改變的深度與廣度具有很大不確定性。疫情下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主要由三個不確定因素導致的。第一,疫情在全世界蔓延的最終規模與影響難以確定。第二,人類何時能夠開發出應對病毒的疫苗或特效藥不確定。第三,疫情對全球經濟的沖擊程度不確定。美國等主要經濟體是否會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全球經濟“停擺”將持續多長時間與產生多大影響等不確定。從目前情況看,流動性短缺問題得到緩解,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可能性短期看仍較低。

                    由于全球經濟存在上述不確定因素,我們在判斷全球經濟走勢時須謹慎研判,做好不同情景的預案很重要。

                    全球供應鏈重組與全球化深度調整的可能性加大。全球供應鏈將重組,但重組的深度與廣度不確定。這取決于疫情后各國公共政策大討論與最終決策結果。

                    隨著全球疫情的蔓延,發達經濟體對醫療防護物資與藥品過度依賴中國等國供應的擔憂明顯上升。保障公共衛生安全在國家安全保障體系中的地位將明顯上升,從而將導致一定程度的全球供應鏈重組。全球供應鏈的形成是過去30年經濟全球化發展的重要表現,中國在全球藥品供應鏈中的角色至關重要。美國一些藥品原材料幾乎全部來自中國,包括阿奇霉素、青霉素和頭孢菌素等抗生素。盡管印度也是世界最大藥品出口國之一,但其70%的原料藥依賴中國,在關鍵的抗生素、退燒藥等方面,印度對中國原料藥的依賴程度將近100%。顯然,公共衛生安全意識凸顯的情況下,全球供應鏈的重組不可避免。

                    經濟全球化在經過高歌猛進的30年發展后,國內輿論環境與政治基礎都已發生較大變化。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危機后美國等國國內的民粹主義、保護主義勢力明顯抬頭,2016年特朗普當選即是民粹主義與保護主義勢力掌握權力、扭轉經濟全球化方向的體現。經濟全球化本身給各國帶來了巨大的利益,但是問題在于,各國國內政策失當,導致全球化帶來收入分配的不平均。美國經濟債務負擔重,貧富懸殊嚴重導致社會撕裂,美國的基尼指數倒退至100多年前,這才是美國民粹主義、保護主義興起的最重要原因。2020年是美國大選年,政黨斗爭、政治極化對經濟政策的影響將擴大,全球化及其對“中國制造”的依賴將在全球疫情的新環境下受到進一步的批評。

                    此外,影響經濟全球化的其他一些發展趨勢具有較大的確定性。第一,國家與市場的關系、國家與社會的關系將發生較大調整。價值觀偏好將發生很大變化,對安全與秩序的重視程度將提高,國家對經濟的干預將上升。在這個過程中,中國治理模式的影響力將繼續增強。第二,國際科技創新競爭將更加激烈,新技術、新模式、新業態將出現,并決定各國的國際競爭地位。疫情使得大數據、人工智能的作用更加突出;國際科技與商業模式競爭將加??;歐洲擔心成為中美所謂的“數字殖民地”,將采取更多的反制與自強措施。第三,大國戰略競爭、意識形態競爭、發展模式競爭以及地緣政治競爭將在新的全球形勢下加劇。大國戰略競爭將重構世界范圍的地緣經濟與地緣政治版圖。以中美競爭為代表的大國戰略競爭將加??;不同地區都將出現地緣經濟與地緣政治重構的現象,美國影響將進一步下降,地區合作與競爭將表現出新的形式。

                    中美關系走向將是影響疫情后全球經濟走勢的關鍵因素。中美是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是全球供應鏈的重要組成部分,中美政治經濟關系調整帶來的影響將是全球性、全局性的??梢哉f,沒有過去30年中美兩國共同擁抱經濟全球化的政策,就沒有今天的全球化。同樣,如果兩國經濟與科技“脫鉤”,也將徹底扭轉全球化的方向。

                    在當前疫情下,中美關系的性質進一步發生轉變。由過去以合作為主的關系轉至以大國戰略競爭與意識形態競爭為主的關系趨勢進一步增強。中美關系發生質變的原因大體包括:中國的崛起速度太快,改變了二戰后美國和西方主導的世界格局,美國不甘心霸權地位的衰落而打擊競爭對手;他們認為中國的體制和發展模式挑戰了美國和西方模式,中國在應對疫情上的成功與影響的擴大,加深了他們的意識形態擔心,制造各種借口,指責中國處理疫情不當、信息不透明等,混淆視聽,打輿論戰;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攀升較快,《中國制造2025》計劃威脅到了美國經濟技術的支配地位。當然,這是美國強硬派有意夸大中國的力量,為遏制中國發展制造借口。在中美競爭日益加劇的情況下,美國出現對華“三派”合流的現象,即貿易鷹派、安全鷹派、人權鷹派都要求對華采取強硬政策。當前,一些美國聲音更提出將向愿意遷回美國本土或遷至其他國家的企業提供補貼。

                    展望未來,全球經濟有可能形成兩條平行的國際供應鏈,一個以美國為中心,一個以中國為中心。中美可能繼續打貿易戰,結果導致關稅提高、技術交流障礙增加,中美兩個大市場之間的聯系有可能逐步削弱。不過,不能確定的是,美國推動全球供應鏈調整的幅度有多大。

                    中美的政策選擇將對疫情后經濟全球化的發展方向產生重要影響,同時也會影響疫情后世界秩序的走向,以及全球的和平、穩定與繁榮。當前中美關系中最大的挑戰是雙方缺乏戰略互信與政治互信。中美作為世界兩個最大的經濟體,有責任保持全球化發展勢頭。我認為中美關系的出路在于三個方面:第一,雙方必須重新確定對中美共同利益的認知;第二,開展有效的文明間對話與國家治理模式的對話;第三,中美應當擴大在全球公共衛生、氣候變化等非傳統安全領域的合作。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過去80年間20多次跨國界的重大疫情,60%發生在本世紀,8次集中在最近10年且爆發頻率升高。國際公共衛生與氣候變暖是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需要國際社會的團結與合作才有可能成功應對。中美在這方面應當發揮領導作用,同時可以借助非傳統安全合作平臺,增加戰略互信與政治互信,維護全球經濟秩序的穩定。(作者王勇,系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北京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

                    原文鏈接:疫情后全球經濟走向分析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

                    乐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