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科學家需要具備怎樣的精神——王選的成功和啟示

                    編者按:9月11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科學家座談會,強調要大力弘揚科學家精神,鼓勵科技工作者專注于科研事業,勤奮鉆研,不慕虛榮。作為新中國培養的優秀科學家,王選的事跡和精神值得深入挖掘和總結。新聞網轉載校報刊發的王選紀念室主任叢中笑的文章,從王選的人生經歷和科研歷程中探尋科學家精神。

                    新中國成立以來,廣大科技工作者在祖國大地上樹立起一座座科研創新的豐碑,也鑄就了獨特的精神氣質。習近平總書記和黨中央高度重視弘揚“新時代科學家精神”,指出要大力弘揚胸懷祖國、服務人民的愛國精神,勇攀高峰、敢為人先的創新精神,追求真理、嚴謹治學的求實精神,淡泊名利、潛心研究的奉獻精神,集智攻關、團結協作的協同精神,甘為人梯、獎掖后學的育人精神。

                    漢字信息處理與激光照排技術創始人王選院士,就是具有這些精神的杰出代表。習近平總書記曾經指出:“漢字是中華文明的重要標志,也是傳承中華文明的重要載體。上個世紀80年代漢字激光照排系統問世,使漢字煥發出新的生機和活力?!蓖踹x帶領團隊研發的這一套系統,掀起了中國印刷業“告別鉛與火、迎來光與電”的技術革命,使擁有幾千年悠久歷史的漢字邁入了光馳電掣的信息時代,為中華文化的傳承和發揚插上了信息時代的科技翅膀。王選因此榮獲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等20多項大獎,被授予“改革先鋒”“最美奮斗者”等榮譽稱號。

                    王選院士.jpg

                    王選院士

                    習近平總書記曾說:“完成非凡之事,要有非凡之精神和行動?!蓖踹x1975年從事激光照排技術研究時已經38歲,是一個病弱又長期被邊緣化的助教。當時我國已有5家科研班子在研究照排技術,實力都很雄厚,唯獨王選取得了成功,原因何在?這需要從王選的人生經歷、教育背景、學術成長和科研歷程入手,深入挖掘其學術思想和精神內涵,并與新時代科學家精神進行印證。

                    樹立愛國奉獻的價值觀:從小做個“好人”

                    王選,1937年出生于上海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正直愛國、嚴謹認真,母親慈愛寬厚、善良開明。王選出生后不久,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上海淪陷。國家存亡之際,父親強烈的民族氣節和愛國情感給年幼的王選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時,日本憲兵把守著貫穿南北的“外白渡橋”,在橋上掛起日本國旗,中國人必須對著旗子鞠躬才能過橋。王選的父親不愿受這份屈辱,幾年間寧愿繞遠路從其他橋過河。這也使王選從小就樹立了愛國主義的價值觀。

                    良好的家庭教育還讓王選形成了正直善良、誠實寬厚的“好人觀”。小學五年級時,王選因品學兼優、與同學相處融洽,被評為班上“品德好、最受歡迎”的學生。晚年他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時總結說:“這一榮譽與我后來的成就有很大關系。青少年時代應努力按好人標準培養,只有先成為好人,才能做有益于國家和人民的好事?!睂τ凇昂萌恕钡臉藴?,王選的定義是:“考慮別人與考慮自己一樣多就是好人?!薄昂萌擞^”是王選日后成為凝聚團隊、顧全大局的帶頭人的重要因素。

                    選擇計算數學:與國家前途命運緊密相連

                    1954年,王選考入北京大學數學力學系,眾多名師的引導、嚴格的數學訓練,使王選逐漸具備了嚴密的思維推導和扎實的分析計算能力,為他日后進行計算機應用研究奠定了重要基礎。

                    1956年,王選遇到了人生第一個重要抉擇:專業選擇。當時,我國的計算機技術正處于起步階段,“計算數學”屬于“冷門”學科,許多人不愿問津。王選認為,越是古老、成熟的學科,越難以取得新的突破;而新興學科往往代表著未來,越不成熟,創造空間和發展前景就越廣闊。王選發現我國制定的“十二年科學發展遠景規劃”中把計算技術列為“未來重點發展學科”,錢學森等科學家的文章中也描述計算機將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因此他下定決心鉆研計算數學。王選后來總結道:“一個人必須把自己的工作和國家的前途命運聯系在一起,才有可能創造出更大的價值?!边@是王選在科技報國道路上邁出的第一步。

                    進行跨領域研究:具備了同時代人少有的科研儲備和實踐經驗

                    1958年,王選大學畢業后留校,參加了北京大學研制的中型電子管計算機——“紅旗機”的邏輯設計和整機調試工作,3年的“跌打滾爬”進一步夯實了王選的硬件基本功。當時正值自然災害時期,廢寢忘食的工作和嚴重的營養不良摧垮了王選的身體。1961年,王選身患重病,不得不回到上海家中治療。

                    在設計“紅旗機”的繁忙工作之余,為及時了解國外計算機技術的發展情況,王選每晚都要擠出時間閱讀計算機英文文獻?;氐缴虾:?,他讓同事陳堃銶(后來的妻子)等寄來英文資料繼續研讀。為了加快瀏覽速度,王選還通過收聽BBC廣播來鍛煉聽力和反應速度。這在我國當時的大學教師中是很少見的,也被王選稱為“人生的第二次重要選擇”。這一舉措使王選的英文水平大幅提高,他雖然沒有出國留過學,卻能自如地使用英文閱讀、交流和寫作。更重要的是,這為王選日后了解國外技術發展方向、選擇正確的技術途徑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研讀國外計算機文獻時,王選注意到,取得重要成果的科學家常常具備跨領域、軟件和硬件兼通等多方面的科研背景,而自己只掌握硬件設計,不懂程序和應用。為此,大病未愈的王選決定開始從事軟、硬件相結合的研究,以探討軟件對未來計算機體系結構的影響。王選后來總結說:“從事軟、硬件相結合的研究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選擇,我找到了創造的源泉,這是我能夠承擔激光照排系統研制的決定性因素?!鄙鞍氤痰木衲ゾ毢涂蒲袃?,使王選具備了同時代科研人員少有的跨領域知識和實踐經驗,以及對技術的前瞻性洞察,為王選后來抓住“748工程”機遇并取得成功奠定了深厚基礎。

                    把握機遇大膽超越:在科研選題和技術決策上另辟蹊徑

                    1975年,王選從妻子陳堃銶處聽說“748工程”中有個子項目“漢字精密照排”,立刻被這一項目未來可能產生的重大“價值”和顯而易見的“難度”深深吸引,自主決定進行研究。當時我國已有5個科研團隊從事漢字照排系統的研究,在漢字信息存儲方面采取的都是模擬存儲方式,輸出方案選擇的則是國際流行的二代機或三代機。

                    王選從不人云亦云,為了摸清國外照排領域的研制狀況和發展動向,他去中國科技情報所查閱英文文獻,發現這些文獻幾乎從未被借閱過。王選多年的英文積累在此時發揮了重要作用。通過大量閱讀和分析,王選作出了異于常人的方向判斷和大膽的技術決策:第一,模擬存儲沒有前途,應采用“數字存儲”方式將漢字信息存儲在計算機內;第二,直接跨過當時流行的二代機和三代機,研制世界上尚無商品的第四代激光照排系統。王選用“輪廓加參數”的數學方法使字形信息量壓縮約500-1000倍,解決了計算機存儲漢字的技術難關,設計出加速字形復原的超大規模專用芯片,使被壓縮的漢字字形信息以710字/秒的速度高速復原,并且具有強大的字形變化功能。運用數學基礎和軟、硬件方法雙管齊下,王選最終實現了漢字信息處理的核心技術突破。

                    堅持與創新:自信而不自負,執著而不僵化

                    王選常說,自己是在“罵聲中成長”的。最初選擇精密照排作為研究課題時,許多同行并不看好,認為照排系統和黑不溜湫的印刷打交道,是一個并不“高級”的領域。王選則認準照排是信息處理領域的重要課題,不僅會變革印刷面貌,而且將會帶來一場信息革命。后來,王選的技術方案一出,又招來很多質疑:其他單位連二、三代機都還沒有研制成功,一個北京大學的病號卻要搞世界上都沒有商品的第四代激光照排,是“在玩弄騙人的數學游戲”。

                    王選堅信自己的方案,鍥而不舍地進行鉆研,10多年間他設計系統的手稿達2200多頁。白天如果沒有時間,就在晚上工作,有些設計方案是他在出差的飛機上、甚至公交車上想出來的。正是憑借這種自信執著和嚴謹癡迷,王選不斷推進照排系統迭代更新、日臻完善。

                    王選執著而不僵化,以時不我待的緊迫感,使照排系統適應飛速發展的計算機技術,不斷創新。1979年,激光照排原理性樣機剛輸出首張報張樣張還未通過鑒定,王選就開始設計能夠實用的華光Ⅱ型系統;1985年,華光Ⅱ型系統在新華社成功應用,王選又“強烈感到”無法大量推廣,便加快進行新一代系統的研制;1987年,華光III系統在《經濟日報》成功應用,但反對者認為這是“先進的技術,落后的效益”,很難推廣,因為一套激光照排系統當時要上百萬元,遠不如人工撿鉛字便宜。此時國外系統正大舉來華,王選定下目標:必須在1988年表現出壓倒性的技術優勢,必須在1991年前先聲奪人,大量占領中國市場。隨后,王選接連推出華光IV、方正91等系統,一舉奪下了中國印刷出版市場。王選后來總結:“機遇往往是一瞬而過的,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有些原始創新的優秀成果就因為商品化過程太長而失去市場的應有份額,甚至被別人后來居上?!?/p>

                    依靠團隊,“頂天立地”:實現技術與市場的完美結合

                    王選既是“有市場眼光的科學家”,也是親身參與成果轉化和市場競爭的實踐者,這在同時代科學家中是不多見的。

                    從紅旗機、ALGOL 60高級語言編譯系統到激光照排,王選從事的一直是應用性研究。他認準,應用性研究的成果必須“能用”,才能對社會進步有實際價值,“學術上的遠大抱負”與“占領市場”在一定條件下是可以高度一致和相互促進的。所以,當原理性樣機研制成功,有人勸王選不要再做下去時,他沒有停止,而是繼續向應用的方向研發。1985年,Ⅱ型系統接連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等重大獎勵,王選卻產生了一種“負債心理”,因為當時國外廠商正大舉進入,如果科研成果沒有推廣應用,不但國家的投資得不到回報,市場也會丟失,獲再多獎也無濟于事。因此,王選提出了“頂天立地”的產學研結合之道:“頂天”即不斷追求技術上的新突破,“立地”即把技術商品化,并大量推廣、應用。

                    王選深知,要做到這一點,除研發外,還涉及生產、銷售、維護等多個環節,僅靠一己之力絕無可能,必須依靠團隊的力量。這方面有兩個人王選非常推崇,一位是“兩彈元勛”鄧稼先,他不僅自己有才華,而且能夠讓手下比他更出眾的人充分施展才華。另一位是日本“管理之神”松下幸之助,他把自己3個劣勢都轉變成了優勢:因為窮,所以要拼命奮斗;沒上過大學,所以努力自學;身體不好,所以懂得要依靠別人。王選從他們身上總結出:“認識自己的不足,善于看到別人(尤其是同事)的長處,是具有良好的團隊精神的基礎?!?/p>

                    淡泊名利:最大的享受是工作本身

                    在1975至1993年的18年間,王選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激光照排研制中,幾乎放棄了所有的節假日。王選曾讀到法國作家莫泊桑的一句話:“獻身科學就沒有權利再像普通人那樣生活,必然會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樂趣?!彼衷诤竺婕恿艘痪洌骸暗矔玫匠H怂硎懿坏降暮芏鄻啡??!蓖踹x平生有三大快事,一是為攻克一個技術難關冥思苦想、輾轉反側,忽然一天半夜靈光一現,問題迎刃而解;二是苦苦開發的產品終于大規模推廣應用;三是發現了年輕的帥才、將才并委之以重任。王選認為這些幸事所帶來的愉快和享受是難以形容的。

                    王選常用《顏氏家訓》中“上士忘名,中士立名,下士竊名”這句話來說明自己對名利的態度:“我做不到上士,但至少不會為了立名而去竊名?!?979年,在研制條件最艱難的時刻,王選謝絕了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的赴美邀請,1982年又婉拒了港商月薪6萬港幣的許諾。一直支撐王選的,是“漢字的信息化處理必須由中國人在自己的國家完成”這一堅定信念,是他對祖國的一片赤子之心。功成名就后,王選把獲得的獎金或捐獻,或設立基金獎勵青年人才,總共有上千萬元,自己卻一直儉樸節約,手稿大多寫在廢紙背面,手表修了多次也不肯買新的。王選雖然是兩院院士、全國政協副主席,常用的名片上卻只寫著“北京大學教授”這一個頭銜。

                    王選的一生是作為科技工作者不懈奮斗的一生,體現出百折不撓的獻身精神、永不止步的創新精神、細致踏實的工匠精神、頂天立地的開拓精神、協作攻關的團隊精神、甘為人梯的大師精神、淡泊名利的大家精神與挑戰生命的超凡精神。這些品格風范無不與新時代科學家精神息息相通、互相印證,是科技工作者取得成功的強大動力。(作者叢中笑,為北京大學王選計算機研究所副研究員,王選紀念室主任)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

                    乐彩彩票